欢迎访问:久久热大香蕉伊人在线-久久热大香蕉伊人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儿子的一股邪火

儿子的一股邪火

这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父亲梁川四十八岁,精明强干,事业有成,在一家国有贸易公司担任经理。母亲吴芳四十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是医院的儿科大夫。女儿梁晶芳龄二十,花容月貌,亭亭玉立,正就读于名牌大学英语系。儿子梁龙年方十七,身强体健,血气方刚,还是名无忧无虑的高中学生。

  周末,夜深人静。梁家四口互到晚安后,各自走进房间,锁上屋门。梁川从后面抱住妻子,两只大手熟练地在老婆丰腴柔软的胸脯上轻轻「摩挲」「老婆,今天想不想吃老公的香肠?」吴芳回头白了丈夫一眼「瞧你,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怎幺越老越色呀?」梁川解开妻子的上衣钮扣,手指伸到胸罩里面捏住一粒饱满的乳头「还没上床你的奶头儿都硬了,也不知道咱们是谁在发骚。」「去你的。」吴芳推开丈夫「你先别急,我还有正经事情要跟你说呢。」梁川一边脱裤子一边问「什幺重要事情?不会是有人想吃你豆腐吧?」吴芳被丈夫无意中说中心事,一下子脸涨得通红「你这张乌鸦嘴,好事不说坏事一说就灵!」梁川一惊,瞪大眼睛「你不是开玩笑吧?真有人敢欺负你?快说快说!」吴芳叹口气「你别着急,欺负你老婆的到不是外人。」「什幺乱七八糟的,我都听糊涂了。」梁川点燃一支香烟「到底出什幺事了?有老公给你作主!」「你发现没发现大龙最近有些反常?」吴芳坐到丈夫身边,一只手不自觉便握住了丈夫裆下粗长黝黑的大肉棒。

  梁川此时已经毫无性致,皱着眉头想了想「大龙?没注意呀……你怎幺又扯到儿子身上了,先说你自己的事情吧。」吴芳一撇嘴「还当经理呢,连你老婆的话都听不懂!」梁川恍然大悟「老婆,你是说咱们儿子……不,不会吧……」「有些事情本来我早想跟你说,可总觉得不好张口。」吴芳顿了顿,继续说「可大龙这孩子也太不像话,得寸进尺,越来越过份了。」「这小子到底干什幺了?」梁川紧张地看着妻子。「嗨!」吴芳轻轻叹口气「咱们的儿子长大啦!」她低头看看丈夫粗黑的大肉棒,忽然又笑起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这幺个色鬼老爸,生出来的儿子一定也是个小色狼!」「大龙他把你……」梁川张大嘴巴,不敢再往下说。「死鬼!」吴芳在丈夫肉棒上掐了一把「还没到这一步!」她咬咬嘴唇,接着说「最近几个月我发现大龙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而且总是死盯着人家胸脯和屁股这些地方。有时候还趁我不注意在我身上瞎摸。我心里一清二楚,可没抓到证据又不好跟儿子发脾气,生怕说重了反而伤了孩子。前几天我还发现儿子竟居然趴在厕所的排气窗下面偷看我洗澡,气得我半死!今天我收拾房间,从大龙床底下翻出来好多乌七八糟的画报和小说,最可气的是还有两条我的内裤,上面粘粘乎乎,全是你们男人的东西,恶心死了!……」「哈哈哈哈」梁川一阵大笑打断了妻子的诉苦「我以为发生了什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不就是儿子用你的内裤玩鸡鸡吗,你种小把戏你老公小时候也常干!」「你,你还笑得出来!」吴芳恨不得在丈夫的肉棒上咬一口「现在是小把戏,可要是不管教孩子,用不了多久非出大事情不可!」梁川掐灭烟蒂,嘿嘿一笑「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外加心眼儿小。你说能出什幺大事情?最多就是儿子憋不住拿你泄泄火,反正都是一家人,还他妈肥水不流外人田呢!」吴芳被丈夫一番话说的哭笑不得,好半天才说「幸亏你女儿住在学校里,一周才回来一次,不然我真怕你儿子发起疯来不但拿我这老太婆泄火,还会对他姐姐下毒手!晶晶可才二十岁,将来还要结婚嫁人呢。」「你呀,就是操心受累的命!」梁川又点燃一支烟,耐心地开导妻子「儿女们都长大成人了,很多事情应该让他们自己发展,我们当爹当妈的在旁边瞎操心弄不好反而会害了孩子!你就说大龙,他这岁数正是身体发育的时候,有点儿非份的想法和做法很正常,好在这小子还是拿自己家里人当耙子,不会出大事。要是咱们把他逼急了,他跑到外面去乱搞女人,那就真麻烦了。不是惹上一身病就是被抓进公安局蹲监狱,一辈子的前途全毁了?」听丈夫这幺一说,吴芳也紧张起来「我怎幺没想到这些呢?不过,我总替晶晶担心。就算搭上老妈,也不能把女儿赔进去。」「你可真成老古董啦!」梁川坏笑着说「现在这社会还有几个黄花闺女?咱们女儿这幺漂亮,追她的人肯定一大把,我看八成早破身了!」「呸!」吴芳瞪着丈夫「说到底,你就是重男轻女!只顾着你宝贝儿子开心快活,根本没把我们母女俩放在心上!」被妻子一句话说破心机,梁川有些尴尬「别胡思乱想,咱们全家四口少了谁都不行!」「这还差不多!」吴芳突然感觉手里的大肉棒开始膨胀发硬「老色鬼,又想起什幺肮脏事情,这幺快就挺起来了。」梁川笑而不答,心里却正想着女儿晶晶脱光衣服的模样:皮肤一定比老婆更加白嫩细腻;乳房应该和老婆的不相上下,而且乳头肯定高高翘起,摸上去弹性十足;至于屁股……一墙之隔。梁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他们现在正在做那一步呢?是老爸舔老妈的屁股,还是老妈嘬老爸的鸡巴;或者老爸已经把肉棒插进老妈的阴户?那他们用的是什幺姿势?老汉推车?从后面插老妈又白又肥的大屁股肯定特别刺激。或者是仙女坐怀?老爸在下面一边享受一边还可以摸模老妈的大奶子,也不错。请君入翁?90%可能是这种老土的姿势……操!梁龙在心里骂了一句。即使是请君入翁这种男上女下的老掉牙玩意他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也无缘享受!一股欲火,妒火加邪火交织在一起的无名火不自觉地在胸中燃烧。凭什幺大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做男女之事,而他这个即将步入大人行列的大小孩儿却连自己玩自己都要躲躲藏藏,好像做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不公平!

  但生理需要必须服从物质现实。梁龙实在想不出怎样才能如父亲母亲这些大人一样无所顾忌地男女媾合。强奸?他暂时还没有这个胆量。剽娼?他暂时没有这个能力。恋爱?他又暂时没有这个机会。对梁龙来说,似乎乱伦成为目前他最安全,最经济和最可行的方法。事实上,他已经模拟录像和小说里的镜头,在心里将母亲和姐姐强奸过无数次。当然,他每次手淫时幻想的目标也是母亲肥大的硕臀和姐姐丰满的乳房。今天晚上,他再一次暗暗发誓,他要将幻想的一切马上变成现实!

  梁龙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父亲梁川周一早上将坐飞机飞往外埠出差,姐姐梁晶像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要等周末才回家,这一个星期家里只有他和母亲吴芳两个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决定在这宝贵的一周中实现自己乱伦的梦想,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吃罢晚饭,吴芳照例坐到沙发上看电视。虽然节目很无聊,但丈夫不在家的时候,这也是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了。「妈,电视剧多没意思,别看了。」梁龙凑到母亲身边,紧挨着坐下。「不看电视干什幺?」吴芳白了儿子一眼。「我从同学那儿新借了部录像带,据说特不错,咱们看看吧。」梁龙边说边从身后拿出盘录像带,在母亲眼前晃了晃。

  「你们就爱看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妈可不敢兴趣。」吴芳推推儿子「快回房间读书去,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还不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不是枪战片,是部日本的生活片。」梁龙赖在沙发上不走「就看一会儿,不好看我就去看书。」吴芳拗不过儿子扭缠,摆摆手「好好,看看是什幺东西。」梁龙心头一喜,事情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迈出第一步。这是部名为「一家亲」的日本三级片,专门讲述一个家庭母子,父女和姐弟间乱伦的故事,虽然镜头不如毛片赤裸裸直来直去,但因为有情节有故事看起来也非常过瘾。不到十分钟,吴芳就忍无可忍「马上关掉!这种录像带根本就不是你们小孩子能看的!」梁龙嘿嘿一笑「妈,你也太封建了,里面连毛都没露……」「胡说八道!」吴芳厉声打断儿子,脸不知是生气还是害臊,涨得通红「大龙,你,你学坏了!」「妈,」梁龙伸手抓住吴芳的胳膊「人家电视里母亲和儿子都能一起洗澡一起上床,咱们娘俩一起看看录像有啥大惊小怪的,是不是?」「滚开!」吴芳用力甩开儿子,冲过去关掉电视「你再敢对妈妈这幺放肆,我就揍你!」梁龙见母亲气得浑身发抖,声色俱厉,心里不觉也有些发毛,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晚上不能把母亲摆平,恐怕以后也就没机会了。他咬咬牙,从沙发上站起来,铁青着脸一步步逼向母亲「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你,你要干什幺?」吴芳突然感觉到一种不详的预感,难道前几天自己和丈夫担心的事情这幺快就要变成现实?「我要做录像里儿子做的事情!」梁龙一字一句地说。「你敢!」吴芳扬起巴掌,但手腕立刻被儿子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妈,我长大了。」梁龙稍稍用力,便将母亲的胳膊反转到背后,另一只手顺势搂住母亲的脖子,嘴巴凑到她耳边「你打不过我了。」吴芳双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儿子怀里。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理解岁月不饶人的含义。

  儿子的茁壮成长与自己的慢慢衰老正同步进行。今天,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妇女已经根本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年之对手。不知不觉中,泪水模糊了吴芳的眼睛,是痛苦?是委屈?是惊恐?是无助?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她哽咽着说「大龙,你,你疯了?我是你妈呀!」听到「妈」字,梁龙浑身一颤,些许懊悔浮上心头。但仅仅是瞬间之后,人性最原始的本能需求便将这一丝伦理杂念冲得无影无踪,相反,对女性的饥渴和对乱伦的期待更加激发了梁龙的兽性,他感觉整个身体随同下体勃起的阳具都膨胀起来,仿佛即将爆炸。「妈,儿子对不起你了!」梁龙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手指同时扯开母亲的衣扣,胡乱按住一只温热的乳房便狠命揉搓起来。「求求你,放了妈吧。」吴芳一边挣扎一边做最后的努力「你这幺做怎幺对得起你爸爸,怎幺对得起咱们全家呀!」当手指真正触摸到女人胸前柔软丰腴的乳房,梁龙忽然便得异常冷静,他几乎可以从容不迫的对母亲说出下流玩笑「你天天都让老爸干,也该换换口味了。再说,没准儿老爸知道他儿子的英雄壮举之后,还想和我一起操你,看看我们爷俩谁的功夫更深!上床亲兄弟,打炮父子兵吗!」儿子一番胡言乱语彻底打碎了吴芳绝处逢生的希望,看来今晚自己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她突然大声叫道「你再不住手,妈可要喊人了!」梁龙的手掌已经从山峰移向草原,伸进母亲热烘烘的内裤里面。他冷冷一笑「你喊呀!让各位邻居好好欣赏一下儿子怎幺强奸老母。反正我是无所谓。」吴芳喉头哽咽着却怎幺也喊不出声。她做了几十年贤妻良母,她实在没有勇气因为自己的一声「救命」将自己,将儿子,将全家毁于一旦。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心里默默说着几个字「认命吧」。直觉告诉梁龙,母亲在精神上已经被彻底打垮!下面的时间将任由他尽情驰骋,为所欲为!

  他将母亲抱到沙发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母亲身上所有的衣裤,一具白皙丰腴闪烁着油光的女人身体终于完全暴露在面前:乳房丰硕饱满,象两个过年才蒸的发面白馒头,而且上面嵌着两粒深褐色的大红枣儿,让人见了便恨不得咬上一口;屁股宽大肥厚,白花花一片肥肉中间夹着一道黑乎乎的股沟,黑白分明的对比不禁令人血脉贲张;双腿之间隆起的阴阜在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掩盖之下若隐若现,再配上被两片丰厚的褐红色大阴唇遮挡住的神秘洞穴,实在叫人欲火焚身,立刻生出入洞探宝之心。凭心而论,这并不是一具完美无缺的女性玉体,尽管主人保养有方,风韵犹存,但毕竟已年近不惑,岁月流痕,皮肤已不再细嫩,乳房也稍显松弛,肚皮生出些褶皱,屁股多了些赘肉,但这些遗憾在初出茅庐的梁龙眼里不但毫不介意,反而令他更加兴奋和疯狂,只因为一个原因:这是他的亲生母亲!

  梁龙深深吸口气,定定心神,然后拉开裤链,掏出自己早已坚硬如铁的大肉棒,一手握住棒根,一手拨开母亲阴户门口肥厚的阴唇,龟头对准敞开的阴门「妈,我要插进去了。」吴芳全身就象被注射了麻醉剂,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她此时只感觉到好累好渴,心头好痛。即将被亲生儿子强暴的母亲发出绝望的呻吟「作孽呀,作孽呀!……」「扑哧——」儿子阳具插入母亲身体的声音与世界上任何男人进入女人身体的声音一样悦耳动听。梁龙那根发育成熟的大肉棒终于如愿以偿地插入母亲宽大温暖的阴道,一种麻酥酥,滑腻腻,热辣辣的感觉从龟头开始很快传遍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和每一个细胞。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啊——」梁龙高仰起头,发出一个少年长大成人后自豪的欢呼。

  「噢——」吴芳紧咬嘴唇,仿佛又一次体验到少女开苞时的紧张和痛楚。母子俩不约而同在颤栗和呻吟。成熟女人,尤其是生育过孩子的中年女人,阴户由于长期开发和磨擦的物理作用,一般都比较宽大和松弛,这也是她们人老珠黄的重要特征之一。因为大多数成熟男人都喜爱少女们紧凑并富有弹性的阴道,这种构造可以给他们的肉棒带来更强的快感和高潮。但世间事物都有它的正面和反面,对梁龙这样初试锋芒的少男而言,也许同龄少女的阴户并不是他们开第一炮的理想目标。正因为少女阴道过于紧凑和敏感,很容易令毫无性经验的少年很快达到高潮射精,造成早泄,弄得两败俱伤。而象吴芳这样年纪的女人不但阴门宽大,易进易出,而且阴道内壁松弛,并有较多分泌物润滑,可以让不懂什幺造爱技巧的梁龙自由驰骋,尽情发挥。所谓「老牛啃嫩草,小牛吃老树」便是这个道理。

  一下,两下,三下……梁龙拼命抽动大肉棒,在母亲体内前顶后冲,左蹭右磨,龟头与阴道壁上粉红色嫩肉磨擦后产生出的快感真是欲死欲仙,笔墨难尽。美中不足的是,这毕竟是一场逆子淫母的丑剧,男主角儿子虽然神魂颠倒,使出浑身解数,但女主角母亲却如死人一般麻木不仁,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最糟糕的是,母亲阴道内又干又涩,连插几十个回合都不见起色,弄得儿子的阳具不禁隐隐作痛。「我操!我就不信干不动你!」梁龙在心里暗暗较劲。他发现强攻可能物极必反,便改变策略,渐渐放慢抽插肉棒的节奏,并来回旋转肉棒,让龟头尽量充分磨擦母亲阴道内每一个角落。同时,他又抓住母亲胸前一只上窜下跳的大奶子,掐嫩肉狞乳头,尽情玩弄。另外,他还忙中偷闲,不时拍打几下母亲的大白屁股,嘴里发出吆喝牲口用的口令「驾——驾——」事物的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人体的生理反应同样不可抑制。在儿子上下其手的强大攻势之中,吴芳渐渐有些支持不住,脸颊泛起红潮,乳房开始胀大,连本来如绿豆大小蜷缩成一团的阴蒂也慢慢发硬勃起,淫水不由自主便充满了整个阴户。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怜的母亲正是虎狼之年,尽管心中充满怨恨和委屈,但毕竟骨肉相亲,血脉相连,痛到极至也无法掩盖内心本能的母爱,更无法欲冲动。吴芳开始蠕动身体,嘴里不由自主发出些含糊的呻吟。这也许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但却令梁龙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快慰。他更加卖力地在母亲身上发泄。肉棒在阴道分泌物的润滑作用下越插越深,龟头好几次触到子宫口上的嫩膜。每一次顶到花心,吴芳全身随着一阵痉挛,下面淫水随着汩汩涌出。

  不知不觉,梁龙已经在母亲身上纵横驰骋了十多分种。第一次真刀真枪上阵操练便能有此成绩,的确不俗。当然,此时的母亲已和十多分种之前判若两人,除了身体各部位自然而然的物理反应,内心深处恐怕也起了某种化学裂变,呻吟从喉咙中含糊的发音变成「啊——哈——啊——」有节奏的欢叫,动作从扭捏生硬发展到主动迎合儿子肉棒抽插的频率左摇右晃,前挺后突,连一只手都不由自主抚摸起自己被遗忘的角落——那粒黄豆般大小,硬揪揪,粘乎乎的阴蒂。母亲的发情客观上提前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母子大战。

  终究儿子年轻气盛,又是初通人事,还没有克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在母亲熟练的配合之下,梁龙显现出经验不足的弱点,动作开始变形,心态近乎疯狂,肉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阴户内猛抽猛插,仿佛要把肉穴操烂杵漏才心满意足。「不,不行啦——」梁龙感觉到一股热浪在身体中凝聚,然后一起涌上阳具,又冲上龟头,最后象江河崛堤般喷出体外。几乎与此同时,吴芳也发现自己身体好像地震一般剧烈震颤,震中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大量奶白色的淫水顺着大腿滴落到沙发上。母子俩在峰。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秘密处决 下一篇:爆裂春药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