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偷拍台湾综合性网-偷拍自怕亚洲在线台湾-偷拍自亚洲五月天亚-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爽爽的操了淫荡的她一年

爽爽的操了淫荡的她一年

唐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唐诚姑姑的一个同学,是柳河县城关镇的一把手,姑姑和姑父请了这位城关镇一把手马玉婷赴宴,和马玉婷说了说唐诚的情况,马玉婷说:“现如今政府进人,都是采取招聘的方式,正式公务员手续,我一时办不了。要是过来给镇里当个临时工,这很容易办到。”
  姑姑说:“那就让唐诚去镇里当个临时工吧。”
  马玉婷说:“你的这个侄子,在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啊?有什么特长没有?”
  姑姑说:“唐诚真还就没有什么特长,不过,我听他说,他有驾驶证,会开车,不如,你就让孩子给你去开车吧!”
  马玉婷笑了,说:“这个事,还真巧了,我是刚从下面上来到这里任的职,既是如此,那就让你的侄子明天就来镇里报道,我先看一看,让他试一试,确是能够胜任我的专职司机的话,就让他给我开车。”
  第二天,唐诚就早早的到了城关镇政府。
  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停满了轿车。
  八点多,唐诚来到了一层大厅前,有一个值班的老头,从传达室里伸出头来,问:“小伙子!你找谁啊?”
  唐诚说:“我是来这个工作的,我找马姨!”
  传达室是一个面部和善的老头,他听到唐诚说是来这儿工作的,马上从传达室里出来,来到唐诚的面前,问道:“你找那个马姨啊?”
  唐诚昨天晚上听姑姑交代好了,他说:“我找马玉婷书记!”
  传达室老头立即变了摸样,老树皮似地脸笑开了,皱纹层叠,他说:“原来你是找马书记啊!马书记还没有来,小伙子你这样,你就到我的这个传达室里等,马书记一来,我们就能看到了。”
  唐诚说了句谢谢,就跟着老头进了传达室。
  等了大约有十多分钟。
  镇里门外,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楼门口,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妇女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脚蹬一双曾明瓦亮的黑皮鞋,猛一看,以为是男人呢,仔细一看,脖子里系着一条淡花色的丝巾,才知道是一个干练的女人。
  传达室的老头急忙对唐诚说:“看,这位就是我们的马书记。”
  唐诚急忙迎上去,见到了马玉婷,站在马玉婷的面前说:“马姨,我是唐诚,我姑姑让我来找你。”
  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也很白嫩,眼睛大大的,看了一眼唐诚,问:“你姑姑是谁啊?”
  唐诚说:“我姑姑是唐彩云。”
  马玉婷恍然大悟,“哦、哦”了两声,说:“那你跟我上来吧!”
  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马玉婷面无表情,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对唐诚说:“这是办公的地方,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
  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从马玉婷淡然的眼神里,看出来,马玉婷很会摆架子,身上有那种是官家都有的咄咄逼人的气势。
  唐诚初出江湖,自然会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当下唯唯诺诺的说:“是,马书记,我记下了。”
  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就没有再深究。
  这当儿,唐诚看到马玉婷面前的水杯子是空着的,他急忙去拎起边上的暖瓶,先给马玉婷的水杯子用开水烫了烫,然后问马玉婷说:“马书记,放点茶叶吗?”
  唐诚的这一下,很让马玉婷满意,她指了指一边的一个茶几,说:“中间那个抽屉里,放点龙井吧!”
  唐诚就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点茶叶放到书记的杯子里,然后倒上水,放到了书记的面前。
  马玉婷的脸上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下来,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唐诚。
  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体型是不胖不瘦,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眼睛明亮,唇角分明,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
  小伙子很精神。
  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她问:“以前开过车吗?”
  唐诚说:“开过,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送过多次货。”
  马玉婷说:“这个事情,也是你的缘分,我刚来这里工作,就想着换一个司机,不是把原来的那个司机调过来,就是找一个新司机,反正我是不用这儿原来一把手留下的。你就先试一试吧!如果合格了,我满意了,我们再谈工资报酬的事情。”
  第二章马玉婷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镇里的三把手孔令奇,办公室主任严是才就到了,马玉婷把唐诚引荐给孔和严,转头就忘了唐诚的名字,反过来再问唐诚说:“对了,你叫什么啊?”
  唐诚笑了一下,说:“我叫唐诚!”
  “对,叫唐诚。”马玉婷对孔令奇安排说:“大学生,是县里领导人打过招呼的,让我安排一下,会开车,就让他给我开车吧!”
  其实,唐诚的姑姑什么都不是,平头老百姓一个,但是,马书记既是这样说,自有她的道理,唐诚就呵呵笑着,没有言语。
  孔令奇是城关镇三把手,他和马玉婷中间还夹着一个二把手苗镇长呢!
  孔令奇说:“是啊,马书记新来我们这,就应该有个新气象,换个司机也是应该的。”
  马玉婷说:“你和严主任去安排一下吧,让小唐顶替那个小吴,给我开车。”
  孔令奇是老资格了,这次苗镇长没有升上去,他这个三把也就原地踏步走,但是,他毕竟和原来的司机小吴熟悉,有点感情,他问马书记说:“那个小吴怎么安排啊?”
  马玉婷想了想,反问孔令奇说:“那你的意见呢?”
  孔令奇说:“我的意见,这个小吴毕竟是侍候了上一届的领导人整整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镇农机站缺个站长,就让他过去当个农机站长吧!”
  马玉婷答应了,安排严主任说:“你就领着小唐和小吴交接一下车钥匙吧!”
  唐诚和小吴交接车钥匙的时候,小吴听马书记给他安排去镇农机站当站长,还算对他不错,他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单位上但凡换了新领导,首先更换的往往是司机和会计,小吴也四十岁出头了,再给领导开车也没有意思,他倒很配合唐诚,主动给唐诚介绍帕萨特轿车的注意事项,以及每天早晨七点二十,要准时到马书记的家门口,先接送马书记的女儿去实验小学读书,送了女儿,在返回来接送马书记到镇里来,八点钟正好赶到镇里。
  唐诚客气的递给小吴一袋烟,他们都喊小吴,唐诚以为小吴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呢,想不到已经是四十岁出头了,唐诚说:“吴哥,改天我请你吃饭,请你多多给我帮助,多给我传授一下你的经验。”
  吴敬点头答应了,把车钥匙交给了唐诚,算是完成交接了。
  唐诚接过车钥匙,心情很激动,平常开的是姑父的破货车,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心情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先坐到里面熟识了一下环境,摸了摸档位,车里面一股法国紫罗兰的香水味,沁人心脾,果然是女领导的专车,感觉就是不一样。
  唐诚拿出拖布,给车子擦了擦。
  孔令奇和严主任就下来了,对唐诚说:“走,去县-人-大,接张主任徐主任过来慰问我镇贫苦群众。”
  唐诚问:“马书记不去吗?”
  孔令奇说:“马书记不用去,就我和严主任去就行!”
  唐诚忙说:“那我给马书记打个电话。”
  因为唐诚是新来的,孔副书记也就没有阻止。
  唐诚请示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发动汽车,去县城接县-人-大的同志们过来。
  在柳河县里,除了人大第一副主任有专车以外,别的副主任都没有专车,所以去哪个单位搞调研活动,都是由那个单位的派车去接的。
  像这种工作,根本不用马玉婷的专车去接的,顶多让苗镇长的专车去接。但是,马玉婷指名让唐诚拉着孔令奇和严主任去接,很明显,是在考察,唐诚,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司机,马玉婷大小是个镇一把手,她的命很金贵,第一次坐唐诚的车,她有点不放心,她让孔令奇先尝试一下,回头和她说,这个唐诚开车还可以,她才敢坐唐诚开的车。
  唐诚的考察期顺利的过去,半年之后,唐诚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
  一天,马玉婷把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唐诚说:“我已经给会计说好了,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我们去趟市里。”
  唐诚就到了会计黄仁那里,打了一个欠条,黄仁就坐上唐诚的车,去银行,向唐诚的卡里转过去了五万。
  黄会计嘱咐说:“想着,回头把五万元的消费单据给我。”
  唐诚回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汇报说:“钱已经拿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市里啊!”
  马玉婷说:“马上就走。”
  唐诚就接过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两个人直奔市里。
  路上,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唐诚也不敢问,只管开车。
  第三章秦北市下辖三区八县,唐诚所在的柳河县是八县之一,私下里,也有人叫秦北市为三八市,碰巧的是,秦北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个女同志,叫柳雪梅。这是一种巧合。
  到了市区,唐诚问马玉婷说:“马书记,我们去哪啊?”
  马玉婷说:“先去振兴东路,那儿有个大富金银店,我们先去那里买点东西。”
  车子到了大富金银店,马玉婷和唐诚一块下车进了金银店,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看上了一对银手镯,标价是两万八,马玉婷说:“就要这一对银手镯吧!”
  然后,马玉婷看着让工作人员把银手镯包好,对唐诚说:“你去把钱交一下吧!”
  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要让自己到会计那里拿这五万元的用途。既然是书记交代了,也不是花唐诚的钱,唐诚就掏出银行卡去付账,这会儿,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马玉婷看到旁边有一个名牌手表专柜,脑子又是一动,对唐诚说:“先不要开账,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手表啊!”
  马玉婷让服务员介绍了一下手表款式,马玉婷要一个男士的。
  唐诚就在边上想,这手表首先不是买给马玉婷自己的,因为马玉婷是女士,其次,一定不是买给唐诚的,因为唐诚不够格,那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买给自己老公的,第二就是买来送给上级男领导的。
  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标价是八千,马玉婷说:“就要这款吧!”也让服务员包了,这才让唐诚过去付账。
  只这个金银店,唐诚带来的那五万,就花掉了三万六。
  唐诚明白,这个马玉婷一定是来市里送礼的。上头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马玉婷也不会从偏远的一个小乡镇,一下子就调到城关镇来任一把手,调到城关镇任一把手的人,就像学生考上重点高中一样,一只脚已经注定要迈进副县级的行列的。
  唐诚付账的时候,收款台的问唐诚说:“这单据怎么开?”
  唐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票,有心想过去问一下马书记,但是,又觉得,如果这样事事都问马书记的话,一定会给马书记造成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是个大傻瓜,什么都不懂,领导要这么一个脑袋像榆木头疙瘩的司机,有什么用啊,会把唐诚辞掉的。
  唐诚就问收银员说:“都是有几种开法啊?”
  收银员笑着说:“就两种,一种是据实开,一种是开成办公用品。”
  唐诚说:“那就开成办公用品吧。”至于这种单据能不能回去会计那里入账,那就是会计黄仁的事情了。
  办完这些,唐诚就拉着马玉婷,车子奔向秦北市名仕花园。
  车上,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贺部长,我是小马啊。柳河县的小马,阿姨过寿,我也到了,还是在名仕花园那儿吗?”
  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说:“那你就过来吧!”
  唐诚心里哑然失笑,这个姓氏面前,冠以小字开头的,一般都是下级的称谓。
  马玉婷在市里面,都喊她小马,而这个小马,到了柳河县城关镇,她又会喊她白发苍苍的下级,小张小刘什么的。
  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是买礼物给一个老太太来过寿的。
  老太太的儿子是市里领导,组织部长贺年丰。
  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马玉婷把那个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就下车了,唐诚提醒马玉婷说:“马书记,那个手表没有带?”
  马玉婷说:“那个先不带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有事我会叫你。”
  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就进了名仕花园的一楼。
  第四章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才找了一个泊车位。
  唐诚停稳车子,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堂堂一个市领导,组织部长的母亲过寿,来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权的人物,像城关镇的苗基星镇长,孔令奇副书记,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都是圈子里的人,范围不大也不小。
  唐诚心里就对自己的领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能和市委组织部长说上话,这一点就让唐诚很钦佩。
  唐诚和边上的另一个帕萨特轿车的司机聊了一句,对方是鲁州县的县委组织部长的专车司机。
  对方很放得开,问唐诚说:“想当官吗?凑着这个机会,给老太太去拜寿,说不定,你就不用开车了,去当一个乡镇长呢!”
  唐诚没有这么大的福分,和那个组织部长的专车司机聊了几句,仍然拿出拖布擦自己的车。
  到了中午吃法的时候,贺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统一安排到市委二招,也叫石榴宾馆,原来叫市委二招,后来,市委书记柳雪梅到任以后,改名为石榴宾馆,除去招待市委公务活动以外,也招待来秦客商。
  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司机被另外安排到一桌。
  唐诚吃完饭,早早的就等到轿车旁,准备拉马玉婷书记回去,可是,马玉婷书记上车以后,唐诚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
  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
  唐诚看马玉婷这个表情,面色白里透红,精神焕发,胸前两个本来就大,喝酒以后,再有意显示自己的优点,就像怀里抱着两只洋白菜,就更大了。就明白,领导一定是喝酒了。
  唐诚问:“马书记,回去吗?”
  马玉婷说:“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
  唐诚知道马玉婷是一把手不假,但是也是一个女性,女人天性里,还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诚二话不说,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场,美香江大市场。
  商场里,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却给唐诚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唐诚说:“我一个小司机,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
  马玉婷说:“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你的脸面,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让你穿,你就穿吧!”
  唐诚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马玉婷淡淡的说:“你开个单据,我签个字,让会计报销了。”
  既然是公家拿钱,不穿白不穿,唐诚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装买了。
  穿上名牌西装的唐诚就更帅气了,让马玉婷书记,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
  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和唐诚赶到了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
  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一共开了两个包房,马玉婷一间,唐诚一间,两间是相邻的。
  唐诚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一定是等人的,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领导,并且在官场上混的风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唐诚心里想,马玉婷一定和上司领导幽会,那个男士手表,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
  而且马玉婷找了这么一个机会,想是把手表送给上级领导的。
  唐诚做为领导的司机,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但是,唐诚也有点窥私心,马玉婷别看是三十七八的年纪,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官场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马玉婷的臀部特别挺翘,唐诚甚至有点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在马玉婷的身上,折腾一回,一定就像躺在黄河河床上一样,既宽阔,又踏实,又是一个城关镇的一把手,身上有那种官人独特的高傲气质,举手投足,有一种霸气,唐诚很想征服她的这种霸气。
  唐诚把自己的房门开了一条缝,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进了马玉婷的房间。
  唐诚心里有点酸溜溜的,真是可惜了马玉婷那丰满的异人之处,说不定在那个有势男人的身下承欢呢。
  进来马玉婷房间的,正是今天中午马玉婷拜访的主角,市领导,组织部长贺年丰。
  贺年丰进来马玉婷的房间,马玉婷急忙接过贺年丰的上衣,说:“贺部长,您来了。”
  贺年丰说:“马玉婷同志,你太客气了,送给老太太的寿礼很贵重,我都有点承担不起了啊!”
  马玉婷说:“领导这是说的什么话!老人家过寿,我这个当晚辈的表示一下孝心,还不是应该的。再说了,我能调到城关镇任书记,我心里明白,这都是贺部长从中给我帮的忙,我心里很感激贺部长。”
  贺年丰说:“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证明我贺年丰没有看错人啊!玉婷,好好干,争取在城关镇书记任上,干出成绩,干出特色,让我这个组织部长,在下次会上也有话说,证明我贺年丰提拔的人,都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
  “是的,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马玉婷信誓旦旦的说。
  贺年丰这个时候来,一定是加班来的,下午四点多钟,正是偷青的好时间。
  马玉婷也把上衣脱了,丰满的傲人之处就展现在贺年丰的眼前。
  这个时候,再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古代皇上宠幸妃子的时候,都是拉过来就用的,哪里问过妃子的感受。
  贺年丰一双粗糙的大手放在马玉婷的两只面团子上,说了句话:“玉婷,你这个很大,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个称职的好书记。”
  这大小…还能关系到马玉婷的前程吗?
  第五章马玉婷把上午买好的一款日式精美手表,送给了贺年丰,她说:“我也不知道给贺部长买点什么礼品,这款手表还不错,就买来送给贺部长吧!”
  贺年丰拥着马玉婷就到了房间的大床上,贺年丰说:“其实,玉婷,你什么礼物都不用给我买,你就是送给我最大的礼品了。我喜欢的还是你这个人!”
  马玉婷莞尔一笑,说:“我也喜欢贺部长。”
  贺年丰故作嗔怪的说:“这会,不要叫我贺部长,叫我年丰就行。”
  马玉婷说:“我可不敢。”
  贺年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了,一个白花花,肥猪型的躯体就显现出来,是一个典型的青蛙身材,最突出的是中间地带,几乎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腹部周围。
  马玉婷的身材就不同了,她身上肉最集中的地方是长在了臀部和大腿,腰间和腹部的肉是正常范围,以至于马玉婷给贺年丰的感觉是,肥而不腻,像红烧肉,香,但不糊嘴。
  贺年丰的小腹部一阵发紧,他就趴到马玉婷的身上....
  其实,贺年丰也有贺年丰的喜好和原则,他不喜欢洗浴中心的小J,也不喜欢包二N,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喜欢和求自己办事的女下属发生关系。他认为,和下属女职员发生关系,是最安全的,投资也是最小的,她们要的是官职,而自己手里掌握的资源,就是官帽,这种供求关系,是坚固的,也不容易发生事故,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贺年丰毕竟是上了岁数,熬到他这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职位,一般都是五十岁上下的人了,贺年丰今年都五十三了,就是有点花心,但是也是力不从心了,他把整个面部都俯在马玉婷的身上,蹭来蹭去的,寻找着温暖的感受,真正让贺年丰真刀真枪的去玉婷通道里厮杀,这个贺年丰几下就能败下阵来,这个时候,贺年丰喜欢女人,玩的不是结果,享受的只是过程,只是看到美女在自己的面前做出各种动作,而获得心理上的一种极大的满足。
  贺年丰在马玉婷身上玩弄了一会。
  马玉婷确是一个正当年的少妇人,今年正好是三十七岁,恰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俗话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二十不浪三十浪、四十正在浪尖上,五十来个浪打浪。马玉婷的这个岁数,正好是承前启后,恰在生理功能的高峰之巅上。
  马玉婷满足的叫了几声,让贺年丰更加亢奋起来。
  说来,也是贺年丰中午在老母亲的寿宴上,也喝了酒,影响到了他的发挥,以前他和马玉婷有过一次,那一次贺年丰没有喝酒,坚持到了十分钟,这次,喝酒了,五分钟,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马玉婷的身上就不动了,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马玉婷心里很扫兴和失望,但是,她还不能埋怨,要是自己的那个在柳河县一中教数学的老公,五分钟就草草结束的话,马玉婷一定会骂道:笨蛋玩意!一脚就把老公给踹下去。
  可是,贺年丰是市委常委,不知道在社会地位上,比自己的老公高出多少倍,所以,马玉婷强忍住心里的不快,和已经被勾引出的yu火,佯作很满足的样子,温柔的抚摸着贺年丰的脊背说:“老贺,你已经很棒了!”
  贺年丰喘了一大口气,说:“我就喜欢玉婷这一点,温柔体贴。”
  贺年丰在马玉婷的上并没有着急下来,还在像古时候,磨面的那对石磨一样,来回的在玉婷的身上碾磨着,马玉婷心里已经很厌烦了,贺年丰那个软绵绵的东西,像一个老太监,自己就像守活寡一样,明明已经饿了,一块肉,还吃不到,这不是残忍吗!
  第六章好在,这个时候,贺年丰的手机响了,是市委办公室打来的,通知贺年丰去参加市委常委会。
  贺年丰这才从马玉婷的身上下来,穿上衣服,带上眼镜,顺变把马玉婷送给他的手表,也放回到自己的公文包里,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文质彬彬的,市委常委的身份光环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临走了,对马玉婷说:“工作好好干,干好了,有成绩了,下一次换届的时候,我提拔你当柳河县的副县长!”
  马玉婷并没有急着穿衣,而是拉过来一条蚕丝被盖到身上,说:“我谢谢贺部长。”
  贺年丰穿上衣服,马玉婷就称呼贺年丰为部长,脱了衣服,马玉婷就可以称呼贺年丰为老贺。
  唐诚看到那个贺年丰离开了马玉婷的房间,唐诚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虽然这个马玉婷不是自己的老婆,自己本不该吃这门子醋,但是,马玉婷毕竟是自己的领导,是自己的女主人,好在让唐诚有点欣喜的是,贺年丰满打满算,进去马玉婷的房间也就半个多钟头,很多事情发挥不到极致。
  唐诚以为,马玉婷办完这些事,应该给他打电话,一起回柳河了。
  果然,唐诚的手机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马玉婷还是并没有着急回去,她让唐诚过去她的房间。
  唐诚到了马玉婷的房间,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权欲”,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问了句:“马书记,我们回去吗?”
  马玉婷的身体半躺在席梦思的床上,背上垫着宾馆的蚕丝被,一脸的倦容,好像生了一场大病,初愈一般,眼睛里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那种眼神看到唐诚,唐诚心里一动,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对女人疼爱的那种情感。领导虽然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马玉婷说:“先不忙着回去。我的腰很疼,可能是腰椎病又犯了,你过来给我按摩一下腰部吧!”
  唐诚嗫嚅了一下,犹豫着说:“马书记,我,我不懂按摩。”
  马玉婷说:“无所谓,这是我的老毛病了,经常犯,你过来按压一下,我就会舒服多了。”
  马玉婷心里明白,自己这个腰疼病又犯的原因就是刚才和贺年丰办事有很大的关系,自己被贺年丰挑逗的,把自己的身体和情感,都搁在半空中了,这种场景对女人的身体健康是极其不利的,对女人的肾脏器官都有损害,女人最怕在欢乐中,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被扔到半空,那样一定会闪到腰的,不让男人按压几下,这个腰疼就好长时间过不来。
  马玉婷把身体趴到床上,唐诚硬着头皮,过去把两只手放到马玉婷腰上,轻轻的按压着。
  马玉婷鼻子里哼了几声,说:“不行,力气太小,再用点力。”
  唐诚手上就再加了一把力,也是司机的胳膊,经常转动方向盘,有点力气,唐诚用了十分力,马玉婷的双腿错了一下,闭上眼睛,说:“这个力道正好。”唐诚开始按的只是马玉婷的腰部,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权欲”,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可是,这个马玉婷身材丰腴,但是比例很好,真正的丰ru肥臀,唐诚的手按在马玉婷的腰部,心思和眼光却忍不住都瞟在了她的臀部上,那是一个很吸引男人的地方,腰带松松垮垮的,白皙的皮肤已经显现出来,甚至,唐诚的眼光瞄下去,那道gou已经很明显了。
  马玉婷的身体是趴着的,白皙丰润的玉质般的肌肤就从身下脱出来,唐诚看着心里很眼馋,可不是,又不敢去上手那里按摩。
  唐诚看到马玉婷闭着眼,在享受,他把两只手拿起来,飘过了马玉婷的臀部上,再有一秒钟,就落到了马玉婷的臀上了……


相关链接:

上一篇:造化总弄人 下一篇:魔宫剧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